只听前方战鼓隆隆

 预测推荐     |      2020-06-05
阳风出了奇拉村,片刻间飞到前线上空,只听前方战鼓隆隆,呼喝叫骂之声不绝于耳,往下看时,却是密密麻麻的两方人马在赛特防线不远处对峙。渐渐飞至人类士兵上方,阳风这才看得清楚,对方乃是兽族中的狼人部队,两方兵士咋看上去都是约万人左右,中间隔开百多米的距离,两员大将正在中央酣斗,那人族重骑将军左手战盾,右手持一柄大剑,与胯下坐骑都是裹在铁甲之中。对方的狼骑将军手持一把弧形弯刀,骑着一头银白色大狼,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什么防御,不过靠着灵活的动作已是占据上方。单挑的两将身后的士兵们则高声的一边为自己这方鼓劲,一边辱骂对方。阳风看到人族阵前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由立刻心生感慨,那人秀发飘扬,肌肤胜雪,正是久违了的易彩虹,教导他剑术的冷美人。由高空跳下的同时,希尔芙也化成精灵石被阳风贴身收好,现在还不是她曝光的时候。当阳风落在易彩虹面前,这美女和身边的士兵都大吃一惊,不过认出是阳风后,易彩虹立即挥手阻止了用驽箭对准阳风的数十亲兵,讶疑的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哈哈,易姐姐,好久不见,我是奉女王之命来做第三军团长的,请问这是第三军团部队吗?”“什么?你?第三军团长?这是怎么回事?不过这里是第四军团。”不明所以的易彩虹一头雾水的说道,一时间忘了问他是如何突然间从天而降的。“是吗?啊呀,槽糕,那位兄弟快支撑不住了。”阳风焦急的看着战场中央越来越窘迫的重骑将军。易彩虹扭头看时,只见那重骑将军左躲右闪颇为狼狈,而那狼骑将军气势凌厉,弯刀舞的化作一道银链,一阵白光闪过,带起一蓬鲜血,却是那重骑将军人头落地。兽族阵营登时喝声大起,气士高涨,反观人族阵营,士兵们脸色惨淡,脸现悲伤的窃窃私语,“竟然连克力将军都……”“人类真的不行啦……”说这些话时,好多士兵想起自己已经“不行”,心内难免一阵悲哀凄凉。“懦弱的人类,灭亡是你们唯一的结局,你们还有谁不服的?”那狼骑将军带着胜利的微笑傲慢的说道。易彩虹望了眼周围的军士,苦涩的笑了笑,对阳风道:“我军士气还不是一般的低靡啊。”言罢飞身跃出直奔战场中央。刚刚那狼骑将军看到竟然上来个黄毛丫头,不禁有些气愤,正要冲过去砍了她。“等等,你退下,这次由我来吧。”听到这句说话的狼骑将军微微一愣,立刻道:“遵命,撒葛师长。”这位名叫撒葛的狼人是这队狼人师师长,见多识广的他一眼就认出了易彩虹,知道这个小姑娘决不是那狼骑将军能对付的了得,也只有自己上去试试了。他明显比普通狼人更加矮小、苍老,看起来最少也有三十多岁,狼人族寿命五、六十年,只有人族的一半,普通魔族的四分之一,但他们旺盛的繁殖能力弥补了他们短命的弱点。老狼人撒葛拿着一把和他身体差不多的一把大剑走向易彩虹,在外人看来真有些怀疑他举着这么一把大剑是否还能继续走动。易彩虹看到走到自己面前的老狼人和那把大剑不禁大吃一惊,那是因为剑上的两个字,虽然和现在大陆的文字不大一样,但是易彩虹还是认出来了,“巨厥”!这是一把来自异界的剑,据说出自异界人类铸剑师欧冶子之手,一些相关资料记载这位异界铸剑师的铸剑水平远在矮人族之上。现在有记载的五把异界之剑全是出自欧冶子之手,不但锋利程度是大陆公认最好的,而且也是唯一可以加载“道之力”的兵刃,就好像秘银兵器可以加载魔法一样。更为神奇的是这把巨阙剑据一千年前的记载并没这么大,而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在“膨胀”。虽然不知这把从昆仑山传来的宝剑为何会落入兽族之手,但易彩虹打定主意一定要杀掉这个狼人,并把这件神兵夺回来,人族神兵落入异族之手简直就是耻辱,想及至此,易彩虹急爆脾气上来,狠招立刻往还没站定的老狼人身上招呼。“呵呵,小姑娘的脾气可不太好啊。”老狼人说着舞动巨剑化解了易彩虹的攻势,看似老弱的身体在出招时竟然快的不可思议。撩开压下来相当沉重的一剑,两剑相交发出“吱呀”的刺耳声音,易彩虹右手持剑虚晃一招,左手一挥,道:“急急如意令!五雷轰顶!”“咯勒”一声巨响,老狼人撒葛的头顶现出一大片雷电向其辟了下去,老狼人要想闪避已是不及,危机时刻举起手中巨剑,大量雷电劈在剑上,但见巨剑上泛起一丝白芒,雷电竟然被剑吸收,而老狼人却安然无恙。“好剑,可惜所用非人。”易彩虹看到巨剑神威更坚定了她杀狼夺剑的念头。彩虹正待再次进招,却见老狼人突然向后跳开,眼中精光闪烁,浑身肌肉暴涨,哪里还有半分老弱颓废之象。“战技!”易彩虹一声惊呼,手中不敢怠慢,摆出防御架势。兽族阵营见此架势却是一阵叹息之声,原来兽族的特殊技“战技”分为低、中、高三个级别,其中威力最强的高级战技是需要复出施者的一部分生命做为代价的,就是说使用之后的结果就是—减寿,兽族战士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轻易使用的。身在其中的老狼人是有苦自己知,通过刚才的交手已知易彩虹是自己难以胜过的,即使自己拥有从人族战俘那缴获的巨阙剑,而且对方充满着强烈的杀意,索性使出自己最强的战技或许还有机会,即使自己会为此付出数年的阳寿。“奔狼突袭!”老狼人撒葛一声大喝,手握巨剑化作一团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向易彩虹,不愧是兽族用来与魔法、道术抗衡的高等战技,狼人撒葛在奔袭中身影由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道黑色旋风转瞬间来到易彩虹身前从不同的角度进行突袭。易彩虹虽然年纪不大,但已是多年征战,加上她冰冷的性格,使她很冷静的对待面前的杀招。脚下轻点,身形向斜后方飞退,同时使出其成名剑招—风雷剑之猛虎连击斩。手中利剑化作四把迎击老狼人的四个声音。“丁零当啷”剑剑相碰之声不绝于耳,易彩虹却是不停后退、变招以化解这一击的力道。终于易彩虹的防守出现了漏洞, 江苏快3一个站立不稳, 江苏快三向后便倒, 江苏快3走势图而老狼人的身影瞬间合而为一, 江苏快3开奖网举起手中巨剑向着已失衡而无法防备易彩虹辟了下去。阳风看到这里却微微一笑,心道:“这个冷美人还真有一套,狼大叔今次要吃大亏了。”人族阵营中一个头戴华美骑士盔的将军,取弓搭箭,向着老狼人射了过去,这一箭让老狼人即使砍中易彩虹也要付出一定代价,面对关键时刻这一冷箭,两军将士齐声惊呼。阳风离那将军较近,叫声:“不要”,但已是来不及。这时阳风向前疾冲,速度之快若不是亲眼见到,没人会相信,但眼看快追到了,阳风脚力不济,箭与他的距离又拉开了,但阳风并没放弃,使出了纯阳道术——水之牙龙,在劲箭据老狼人数米之际将箭打偏,如此一来,这支冷箭实际上并没直接影响场上的两人。老狼人是打定注意,就算死也要拉易彩虹相陪的,因为太划算了,但劈下去之后却发觉对方轻易就闪了过去。易彩虹乘对方来不及收招,举剑架在了老狼人的脖子上,但是因为自己这方偷袭在先,虽然阳风竟然把那冷箭打开了,但这一剑再也不好砍下去,在兽族阵营“卑鄙、无耻。”的叫骂声中只得收剑而立,不亢不卑的对老狼人道:“这一阵便算打平。”老狼人明知自己输了,想不到对方如此有气魄,不禁对这个冷美人刮目相看,同时对立与旁边的阳风道:“谢了。”却在这时兽族阵营中走出一个全身黑衣,头包黑巾的家伙,由于他只露出口、鼻、眼,旁人连他是哪族的都看不出来,这怪人边走边道:“小子,你的招式不赖嘛,和我过几招吧。”老狼人看这黑衣人出来,即使他身为师长也立刻恭敬的道:“圣者大人!”同时退回本阵。兽族中的“圣者”不但实力超强,而且尊贵无比,在军队中有着“督军”的身分,即使是兽族军团长也要对其敬畏三分。圣者也是这部队里老狼人唯一不敢指挥的,他既然主动出战那真是再好不过,老狼人寻思那少年实力虽然不容小窥,但既然圣者出手,这场比斗应该是稳胜的,因为就他所知,除非是易风雷或大道师丹马斯那个级数的,其他人类想要胜过兽族圣者可没那么容易。何况眼前这个默默无名的少年,这场比斗一胜,主将战就算是兽族三战两胜,将士们士气必然大增。阳风已不再是以前的阳风,知道此战不可避免,暗叹一声:“唉,难道非要以战止战吗?”此时易彩虹迎了上来,在他耳边道:“这家伙不简单,你要小心了。”阳风听得这冷美人的关心,心中不由一荡,预测推荐精神振奋,迎上那黑衣圣者。那圣者手中并无兵刃,盯着阳风背后的剑囊,道:“看来你的剑绝非凡品,出剑吧!”阳风哈哈一笑,道:“眼神不错喔,不过对付你这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家伙根本用不着武器啊!”其实阳风是不愿在这数万人前亮出那秘银之剑,有道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除非是到了不得已,阳风是不会轻易出剑的。“小子,你找死!”圣者本来想让他一让,没料到却反被奚落,大怒之下,挥拳打向阳风。阳风向旁轻松跃开,只听“乒”的一声,这拳在了一块大岩石上,那岩石立刻化作一堆碎石块。“喔,好厉害,竟然能徒手打碎岩石。”阳风说话间,圣者的拳头再次向阳风轰击。这次阳风竟然不闪不避,任由这雷霆一击打中自己的头。旁人惊呼之中,阳风却没有出现大家预想的鲜血直流,脑浆迸裂的惨象,反而丝毫无碍的道:“可惜,我可不向岩石一样脆弱。”双手闪电般拍到圣者胸口,大喝一声:“太极破!”兽族圣者击中阳风之时就发觉不对劲,只见阳风身上绿光微闪,不由想起什么,惊呼道:“这是,大精灵的……”然而正在他收招不及的时候,胸口一股漩涡般的怪力传来,被这股力道震得向后飞出七、八米,喉头一甜,一股鲜血狂喷而出,随即便失去了意识。面对这一景象,对峙的两军立时静到了极点,随即所有人都沸腾了,这样一个无名的少年,竟然一个照面就将兽族最强的圣者给击败了,虽然没看明白怎么回事,不过只能用“神乎其技”来形容了。对人族士兵来说,这一战的光辉足以把他们所有的屈辱都掩盖了,信心、士气转瞬间爆增。而对兽族将士,这个少年就仿佛恶魔一般,瞬间空手击倒他们最引以为傲的圣者,把他们的荣耀、自信完全粉碎了。“弟兄们!杀掉这群不堪一击的野兽,为了我们光辉的帝国,冲啊!”刚才那放冷箭的将军看到这个有利时机,那肯放过,一声发喊,带头冲了上去。其它将士的情绪立刻被调了上来,随即大喝着向敌军发动了冲击。士气这个东西真的很奇妙,但它被带动起来的时候,平时只能打到一个敌人的士兵现在却能打到两个、三个相同的敌人。兽族将士们开始还顽强的抵抗了一阵,但是面对比以往猛的多的人族将士,很快他们便抵挡不住,先是小幅的边打边撤,随后便开始溃逃,残余的狼人没命的往回奔逃。人族追杀十多里,弓弩、道术纷纷往狼族士兵身上招呼,在快到魔兽大军驻地时易彩虹才制止了这些杀红了眼的士兵,并迅速整队、撤退,这一战杀伤敌军七千八百,自军损失相当轻微。军驿站——为了士兵轮休、储粮等需要在军队附近所修筑的工事,驻守赛顿防线的第四军团有九万多兵士,第四军驿站也仿佛一个小镇子一般。一个军用帐篷里,易彩虹将刚沏好的一壶茶倒在阳风面前的杯子里,茶呈现出淡淡的紫色,阳风喝过很多种茶,但是紫色的头一次看到。易彩虹解释道:“紫荆葵,只有魔族边远地区才盛产的一种茶叶,喝起来苦中带甜,这个味道我特别喜欢。紫色是一种梦幻的颜色,尝一尝吧。”阳风端起茶杯,品了一小口,“嗯!的确很特别!很诱人的味道。喝下之后,心中有种很平静的奇妙感觉。”易彩虹微微一笑,道:“是啊,这么好的茶,真希望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喝。这次取胜真是全靠你了,恭喜你得到了大精灵的守护。”“哪里,我只是尽自己所能罢了,以后一定还有机会喝的,我现在也该去第三军团报道了。”阳风说罢将杯中剩余的茶饮尽。料不到阳风主动要离去,以前这家伙可是撵都不走的,看来这家伙不但是功夫,做人也进步了不少啊,易彩虹想到这里站起身来,道:“嗯,我送你出去。”在据第三军驿站不远处的一个小丘陵上,“哼,为了博得美人好感,刚才我故做清高,搞得现在火大得很!”阳风一边说着一边吻上大精灵希尔芙的樱唇,一双大手也胡乱的抚摸希尔芙的突兀有致的娇躯。“喔、嗯,主人……”希尔芙呻吟着,对阳风的行为强烈的反应着……云雨过后,阳风轻柔的抚摸着希尔芙,道:“小芙芙,今后将是战争的关键时期,人类的存亡与否就在与此了,精灵族做为最重要的一环,由你指挥能更好的和我配合,发挥优势。”“主人,您是想让奴婢……”希尔芙有些不悦的道,现在她和阳风心意相通,阳风想什么她当然知道,也正是由于他俩可以无阻碍的心灵交流,可以想象在他俩指挥下的军队也能更好的配合。“小傻瓜,咱们是永远都在一起的,只不过身体暂时分开一下而已,很快便能回到我身边了,乖,别哭了……”阳风轻柔的吻着希尔芙脸上晶莹的泪花,感受着美丽的风之大精灵对他深深的爱意。希尔芙有生以来第一次这样的伤心,而且还是为了一个人类,这在她以前的数千年岁月里是想都没想过的。好在想到只是短暂的分离,而且阳风拥有近似无敌的守护,希尔芙擦干眼泪,和阳风深情一吻,腾空而去,而阳风也往第三军团报道去了。几名女侍卫手持长枪挡住了阳风,其中一名身材高挑的漂了阳风一眼,爱搭不理的道:“你是什么人?前方军事禁区,不得进入。”阳风看到前方的军营间的空地上,士兵们来来往往、说说笑笑的相当热闹,而且他见到所有的兵士都是女子,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女子军团?女王她们不会是故意的吧。嘿嘿,她们还真了解我,于是露出一贯的淫笑,对面前那个漂亮、高挑的女侍卫道:“大姐,你误会了,我是来第三军团上任的,这里是第三军吧?”色兮兮的打量几女的同时,阳风从怀里掏出令牌递给她们。这几名女侍卫听到阳风的话不由一愣,第三女子军团从来不收男人的啊,瞧这家伙一脸色咪咪的,贼忒忒的眼神令她们相当厌恶,这个色魔不会是故意来这里捣乱的吧。想归想,其中一女还是接过阳风递来的军令牌查看。当她看到“第三军团长令”几个刻金字时不由张大了嘴巴,而其她几女看到她的模样也把脑袋凑过来,当然她们也马上和第一个女侍卫一样,统统张大了嘴巴,以不可思议的眼光重新打量眼前那个她们一开始以为是个色魔的少年。“请这边走。”在确定了军令牌的真伪后,那个高挑的女侍卫改成恭敬的口吻带阳风向军驿站中最大的一间帐篷走去。“这里是副军长兰可盈大人的营帐,现在军中的事务都由副军长代理。”侍卫说着带阳风来到帐前并示意他进入。不过大帐前的两个女侍卫却挡住了阳风,带阳风来得那侍卫明显身分不低,不悦的道:“退下,你们胆敢阻拦军长大人。”两女略微一愣,略一犹豫还是不甘的退开了。阳风进入帐内,一看之下不由惊的张大了嘴巴。原来大帐之内两个肌肤白润的女子,衣衫不整的搂在一起,其中一个背对着阳风的娇笑道:“嘻嘻,小骚货,真看不出来你就是战场上指挥若定的参谋长大人呢。”另一女把头埋在她的胸口处,浪笑道:“哎哟,你还不是一样,我的副军长大人,不,现在应该是军长才对。”兰可盈在那美女参谋脸蛋上亲了一口,道:“呵呵,那老家伙一走,以后第三军就是咱姐俩的天下了。”阳风看到这么热辣的场面,下身不由支起了“小帐篷”,两女居然好半天也没发现她,他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想了半天只得干咳一声。早已吩咐门卫不得放任何人进来的两女正热乎着,忽然间听到背后传来旁人的干咳之声,一惊之下从榻子上滚了下来,那华贵的真丝床榻铺的有两尺来高,两女搂在一起摔到厚厚的软地毯上余势未消,咕噜噜的向着阳风滚了过来。阳风本想躲开滚来的两女,但瞧她俩这架势恐怕要滚出门外了,想到自己已是第三军的军长了,为了维护我军的四大纪律、八项注意,为了维持我军的形象,毅然的抬起了右脚制止两女的滚动。

  原标题:4名中国公民阿尔及利亚遇车祸死亡,系工友关系

  排列三第2020024期奖号为614,组选类型为组六,奖号大小比为1:2,012路比为1:2:0,奇偶比为1:2。

,,湖北快3